蘑菇云游戏app破解版下载

白老爷子放下汤勺追问起来。他应该是听到了白默说的那句:封行朗,也有今天!

“哦,那个……封老二投资的一家企业被清盘了,估计他正急得跳脚呢!”

白默随口就扯了个谎。他当然不想让老爷子知道自己派人好揍了封行朗一顿。如果让老爷子知道了,自己又得被一通好训了!

“急得跳脚?哼,就一个投资项目失败了,封老二就要急得跳脚?也太小看封老二的能耐了吧?说不定他早把投资出去的资金成倍的回笼了呢!”

白老爷子还是很看好封行朗的经商天赋的,“要虚心向封老二好好学学!”

又来了!白默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!

“封老二再好,他也不给您老人家当孙子使!羡慕也没用!”

这句话,都快成白默的口头禅了。而且每次都能怼得老爷子哑口无言。

身转离开之际,白默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,“对了老爷子,这两小祖宗,就别放出去让她们学坏了!”

“豆豆芽芽没有学坏!臭爸比才学坏了呢!”

两个小家伙一直在默默的等着爸比出门,然后她们才好缠着太爷爷要去诺诺哥哥家。

“瞧见没有?都学会顶嘴了!”

光彩夺目美女粉嫩甜美萝莉白丝清纯私房图片

即便嘴巴上这么说,白默还是俯身过来,在两个女儿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。

似乎,老爷子已经从两个小家伙的嚷嚷声中听出了点儿什么。

在白默离开之后,老爷子便和风细雨的问道:“豆豆芽芽前天去们的雪落干妈家,都干了些什么有趣的事情啊?”

“诺诺哥哥的感冒好了!头也不疼了!”豆豆抢先回答着。

“哦,那就好!太爷爷也挺担心诺小子的呢!”老爷子慈祥的微微一笑。

“太爷爷,团团姐姐不喜欢我们,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啊?”芽芽奔过来依靠在太爷爷的轮椅边上。

每次去封家,封团团一而再的阻挠,这让芽芽一直很郁闷;所以她便想让智多星一样的太爷爷帮忙想想办法。

“那团团为什么不喜欢们呢?”

老爷子喜欢看到两个曾孙女勇于提出问题、并解决问题的积极性。

“团团姐姐说诺诺哥哥是她一个人的!她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分享!”芽芽如实说出了团团霸占诺诺哥哥时所说的话。

“那就是团团的不对了!诺诺哥哥是人,不是私人物品。们也一样可以跟他玩耍。”

每天能跟两个曾孙女这么说着话,老爷子便也觉得这日子过得充实。但要是白家还能有个男孩儿……那就再好不过了!

他不想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江山,最后跟了别人的姓。两个曾孙女终究都是要嫁人的。“芽芽也这么跟团团姐姐说的,可团团姐姐好霸道,她都不听芽芽说的话!”小家伙似乎有那么点儿小怨气,“她不让我跟豆豆坐在诺诺哥哥的身边,还不许我们碰诺诺哥哥

!”

“既然讲道理不行,那们就要团结,在力不所及的情况下,可以寻求大人的帮助。”老爷子温声说道。

“豆豆告诉过干妈了!可干妈也没怎么管……说了团团姐姐也不会听的!”

或许在雪落看来,团团和豆豆芽芽,都只不过是三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过家家罢了。

“那……们的诺诺哥哥是什么态度呢?”老爷子竟然觉得有趣起来。

“诺诺哥哥喜欢一个人玩……团团姐姐就一直跟诺诺哥哥赖在一起!都不让豆豆芽芽坐过去的!”两个小东西是越说越纠结。

“豆豆芽芽就这么喜欢诺诺哥哥啊?”

老爷子灰白的眉宇微微上扬,试探着问:“那豆豆芽芽喜不喜欢有个弟弟呢?”

两个小可爱互看了一眼,然后摇了摇头,“豆豆芽芽不喜欢弟弟……喜欢妹妹!但不喜欢野孩子妹妹!诺诺哥哥说,野孩子要直接弄死!”

两个曾孙女的这最后一句话,着实把白老爷子给震惊到了。难怪孙子说两个小东西学坏了呢!

“太爷爷,糖果是野孩子对不对?豆豆和芽芽都不喜欢糖果,让爸比不要把她领回来!”

“对!不喜欢!领回来就弄死!”豆豆学着诺诺哥哥的腔腔说道。给两个年幼的孩子灌输这样的思想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那个叫楠楠的孩子一年前才溺水身亡,虽说两个曾孙女是无意识的行为,但她们现在竟然能说出‘领回来就弄死’的话

,着实让老爷子多想了。

林诺灌输给两个曾孙女的这番话,究竟又是谁教唆的呢?

“豆豆芽芽,可不许这么戾气!我们要爱护每一个新生命!它们是无辜的!”

老爷子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“诺诺哥哥的话,也不是每一句都对的!我想诺诺哥哥一定喜欢善良又有爱心的女孩子吧!”

被太爷爷教育了的两个小公主乖巧的点着头,“那豆豆和芽芽今天可不可以去诺诺哥哥家啊?”

“可以是可以,但豆豆芽芽必须答应太爷爷:要做个善良的,有爱心的好孩子!老师不是也教过们的吗?”老爷子是教育加要挟,双管齐下。

“那我们同意让爸比把野孩子领回家养了,不弄死她!”为了能去诺诺哥哥家玩耍,两个小东西是什么没原则的条件都能答应。或许她们根本就弄不清楚什么叫原则。对于爸比和诺诺哥哥口中的野孩子,究竟指的是什么,以及

对她们的影响,也是一概不知。至少是很模糊的。

“行了,去玩吧!记得要团结,保护好自己。”

老爷子此刻的心情也挺纠结的。简梅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六个月了,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就出世了,豆豆和芽芽早晚都得面对。

两个孩子欢天喜地的跑回了房间,看到正给她们整理衣物的妈咪。

因为不想面对白默,所以朵朵并没有去餐厅吃早点。从厨房拿了点儿食物随便填了下肚子。

“妈咪,太爷爷答应我们今天可以去诺诺哥哥家了!我们快走吧!”

“又去啊?”

袁朵朵到是挺惊讶的。从封家回来的那天晚上,白默跟两个女儿都闹情绪了,老爷子当了好一会儿的调解员;现在竟然还让她们去封家?就不怕‘坏人’把两个孩子教坏么?

“妈咪快点儿!我们要给诺诺哥哥一个小惊喜!”两个孩子兴致勃勃的。

“还是先给们的干妈打个电话吧!指不定那个诺小子又上哪儿野去了呢!”

袁朵朵打来电话的时候,雪落刚刚到家正准备给晚晚喂奶。

说真的,当雪落看到袁朵朵打来的电话时,心头积聚的愤怒几乎快被点燃了。

“雪落,诺诺在家吗?豆豆和芽芽想去看……”

“不在!”还没等袁朵朵把话说完,雪落便厉声呵断了。

“雪落……怎么了?心情不好呢?”袁朵朵弱声问道。

“我丈夫躺在医院里,说我心情能好吗?”

雪落的鼻间瞬间就泛酸了起来,“袁朵朵,我就不应该管们家的破事儿!白默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别让我见到他!”

“什么?封行朗住院了?喂……喂……雪落……”

还没等袁朵朵把话问完,雪落便挂断了电话。她是真的不想再过问袁朵朵和白默的事了。

“妈咪,干妈怎么了?好像很生气的样子!”因为用的是免提,两个小家伙也能听到。

袁朵朵隐隐约约觉得情况有些不妙。便又将电话打了过去,这回雪落是直接关机了。

“不好……应该是出事了!”

随之,袁朵朵又拨打了封家的座机。接电话的是莫管家。

“老莫,出什么事了吗?雪落刚刚在电话里发了好大的火……”

“白太太,请您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家太太了。她刚生养,受不了一而再的刺激!”

“雪落她……她怎么了?出什么事儿了,直接告诉我行不行?”袁朵朵都快被莫管家给急哭了。“白家的太子爷派人将我家二少爷的腿打骨折了……他是一点儿都不念兄弟之情呢!白家我们是高攀不起了,请以后不要再来打扰!”莫管家果决的挂断了电话,而且还拉黑

了电话号码。

袁朵朵急得直跺脚: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?这白默脑子进水了吗?”

“妈咪,爸比怎么了?”两个孩子似乎吓到了。

“们的二傻子爸比……他犯大错了!”

袁朵朵一边急得直抹泪,一边急切的给白默打去了电话。

好在,打通了!

“白默,人在哪儿?”袁朵朵急声问。

“干什么啊?”

戴着蓝牙耳机的白默吊儿郎当的问,“又想给我上道德课呢?袁朵朵,都快成我妈了吧?我妈都没这么管我!”

“白默,是不是派人把封行朗给打了?”

袁朵朵颤声问。她好想白默回答‘不是’,这里面只是一场误会。

“是啊……是我让人给打的!怎么,封行朗跟告状了吧?他这么怂呢,竟然跟一个女人告我状!切!”白默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。

“白默!这个没脑子的蠢东西,惹大祸了!”

袁朵朵真的急哭了,“赶紧回来跟我一起去给封行朗夫妻道歉!快!”

“让我去给封行朗道歉?袁朵朵,没病吧?”白默嗤之以鼻,“呵,就许他封行朗打我,就不许我打他封行朗?袁朵朵,有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吗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