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中一个app

“义父……义父……十五回来了……快接驾!”

小家伙撒腿就朝别墅里一路飞奔而进,像只壮实的小猎豹一样。

这一刻的小家伙是欢快的,河屯显然成了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其中一人。

“十五……”

别墅的客厅里,传来一声低沉且雄浑的应答声。

那是河屯的声音。

小家伙飞冲过来,实实的朝河屯健硕的体魄撞跃了上来;被河屯双臂稳稳的捞抱住,紧紧的拥在了怀里。

河屯原本就宠爱着小家伙。

而现在,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层更为亲密的关系,就更让河屯宠溺小东西了。

再次的将小东西拥入自己的怀里,想必河屯此时此刻的心,一定无法平静吧。

雪落进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河屯紧抱着儿子林诺的画面。

原本一颗忐忑不能安的心,在看到河屯之后,却莫名的笼罩上了一层微微的殇意。

阳光照进绝美女郎的芬芳香闺

一晚白头,只在电影里才会看到。

可雪落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河屯那双鬓的白发。没有一晚白头那么夸张,却实实在在的呈现出:这一个多月来,河屯度过了怎么样的内心煎熬!

尤其是他紧紧抱住小家伙的动作,满满的思念,满满的宠爱,压抑着无法完宣泄出来的情感。

河屯憔悴了!

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足有十多岁!

除了双鬓的白发,还有河屯眼尾的那条疤痕,尤为的深邃,尤为的清晰。

这一刻的河屯,本能的让雪落是心生怜悯。

雪落觉得眼前的河屯就像是被拔掉了利齿的雄狮。或许依旧身高体庞,但却没有了昔日的凶狠戾气。更像个慈眉善目的老人。

从封妈妈和封行朗的角度出发:河屯所受的这些煎熬,远远无法抵消封妈妈母子所遭遇的磨难。

尤其是封行朗!河屯的亲生儿子封行朗!竟然被河屯这个亲生父亲一而再的折磨得九死一生。

还怎样继续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呢?

雪落想:估计封行朗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河屯这个亲生父亲吧!

河屯也看到了雪落。

“雪落,谢谢你带十五来看我……坐吧。”

河屯的声音依旧雄浑,但却少了戾气,多了一丝温和之意。

冷不丁的听到河屯说出这番‘客套’的话,雪落还真有些不适应。

曾经的河屯,是那么的霸道狂妄,目中无人,唯他独尊。说改好就改好了?

这没了利齿的雄狮,看起来也不错。

一时间,雪落真不知道如何开口跟河屯打招呼,只是点了下头,算是应答了他。

既然河屯开口让她坐了,雪落便大大方方的在客厅里坐了下来。

这一刻的身临其境,让雪落倍感别扭:以前在河屯身边时,她都是战战兢兢的。向来只有河屯坐着,而她只有站在犄角旮旯里的份儿。

没想到她林雪落也有咸鱼翻身的时候……

这感觉,还是苦涩了点儿!

“义父,你的头发怎么白了啊?”

小家伙摸着河屯鬓角的头发,诧异的询问。

“义父老了。”

河屯深深的凝视着小家伙这张酷似封行朗,也相像那个女人的脸,心头涌上的,不仅仅是愧疚,还有深深的自责。

“义父不老……十五不许义父老!”

对于突然间苍老的义父河屯,小家伙似乎伤感了起来。他还不太能够接受自然界生老病死的规律。

小家伙的这一说,狠实的把河屯的眼框都泛红了起来。

“小东西……你这是要心疼死义父了!”

河屯再次拥紧了小家伙,用自己的脸颊去蹭昵小家伙肉嘟嘟的脸颊,满满的都是浓情厚爱。

这‘义父’,叫得到是挺顺口的,其实听起来也还算耳顺。

但却不能仔细的去联想,去推敲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