扒丝瓜视频

殷凯也想不通,宋成安生前换掉他车祸的证据,目的何为。

可现在宋成安已经死了,他做的那些事,已经无从查证。

乔轻雪转身离开,殷凯赶紧追上来。

“轻雪,现在所有的事情,终于真相大白了!”殷凯松口气,笑着道,希望博得乔轻雪一些欢心,可她还是一脸冰冷。

“殷凯,这就是宋家!就算他死了,还要让过得不能安生!还要帮他们找宋晴洛吗?”

“雪雪,是妈咪求我,我才答应的。”

“所以,因为妈咪的一句话,可以连自己女儿的安危都不顾及了是吗?”

“雪雪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雪雪!”

“轻雪,我也没想到,米米会这么极端要伤害两个孩子!我以为有陆羿辰在,他们不会有事。”

“以为,以为!什么都是以为!有将女儿放在心里第一位吗?这一次,笑笑福大命大,没有出意外,若很不幸出了什么意外,觉得的以为能换来一切重头再选吗?”

殷凯被质问的哑口无言,蓝色的眸子,恳切地望着乔轻雪,“我发誓,这是最后一次!”

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

乔轻雪转身进入病房,并将病房的门锁上,将殷凯关在门外。

殷凯想敲门,最后又将手放下,烦乱地在门外走来走去。

乔沐风听说笑笑住院了,第一时间赶来探望。

殷凯在走廊里,看到乔沐风走出电梯,神色当即肃冷下来。

“来做什么?”殷凯冷声问。

“我来看看笑笑。”乔沐风的手里,还提了很多东西。

殷凯站在乔沐风面前,挡住乔沐风的去路,“儿子找到了?”

乔沐风温润的眸子里,染上一层愁云,“还没有。”

“自己的孩子还没找到,倒有精力关心别人的孩子。”殷凯口吻讽刺。

“我也是担心笑笑,身为笑笑的舅舅,前来看望她。”

“错了!笑笑没有舅舅,更没有这个舅舅。”

“殷凯,够了没有!”乔沐风恼了。

殷凯也恼了,“赶紧滚!烦着呢!”

乔沐风俊脸抽搐,“殷凯,非要让我们的关系,一再僵化下去?”

“我们两家没有任何关系!别和我攀亲!”

“说不奏数,我要见轻雪。”乔沐风态度坚持。

“我说的话,就是轻雪的意思!我们夫妻一条心,就别在我们身上浪费精力了!还是抓紧去找儿子,免得也出现和笑笑类似的意外。”

乔沐风心房一紧,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走廊椅子上,忍下对殷凯的所有不满,留下一句话,离开这里。

“殷凯,血浓于水的亲情,不是口头上的否认,就可以划清界限。”

殷凯心弦轻颤了一下,抓起椅子上的东西,部塞入垃圾桶里,“不承认就是不承认!什么血浓于水,什么亲情,都是狗屁!”

这个时候,殷凯的手机响了。

他接通手机,那头传来宋秉文的声音。

“听说笑笑住院了,还好吧?”

“好!非常好!我们笑笑好的不得了!不用假惺惺!”

“那就好!我也只是客气一下。”

宋秉文的话,让殷凯心里莫名的不舒服。

“我们笑笑,不用姓宋的客气!”殷凯喝道。

宋秉文接着道,“我打电话给,主要是告诉一件事,小晴很快就能接回来了,这些天多谢的帮忙。”

“从今往后,我们不用再联系了!”殷凯一把挂断手机,心里好像有很多蚂蚁爬来爬去,烦乱不堪。

他挥起一拳,砸在一侧墙壁上,用疼痛唤醒自己纷乱的思绪。

“太好了,终于摆脱他们那群人了!”

“我应该高兴,非常高兴!”

“对!我真的很高兴!”

“从此,宋家与我殷凯,再没有任何关系!”

……

米米现在就是过街老鼠,东躲西藏还是觉得不安,感觉死神随时都有可能降临,将她小命夺走。

她身上有枪伤,又不敢去医院,无路可逃之下,只能去找王枭。

或许,王枭念在旧情份上,保她一条命。

王枭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。

米米主动送上门,正撞王枭枪口,他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,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自投罗网,一记大耳掴子狠狠地扇了过去。

米米被掀翻在地,侧脸顿时红肿,唇角溢出血。

“枭哥……”

米米趴在地上,双眸噙泪,楚楚可怜。

王枭冲过去,一把抓住米米的脸颊,“还有脸回来!!”

“枭哥……我错了……我也是为了帮啊……”

王枭又一记大耳掴子扇过去,米米的侧脸也红肿了起来,口中一片鲜红,痛得双耳嗡鸣,眼前一阵晕眩。

“帮我?帮吗个蛋!!”

王枭抓住米米的长发,将她的头,用力撞击在地板上,“居然敢动妍妍!!活腻了!!”

米米吓坏了,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疼痛,只知道脑门上一片滚热,眼前都是鲜红的血色。

她哭喊起来,凄凄哀求,“枭哥,我没有啊……我真的错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是宋晴洛,她假装失忆……是她给嫂子下药……不是我……”

米米还在狡辩。

王枭狠狠揪着她的长发,让她的头用力后仰,满脸的鲜血已经难辨容颜,凄惨又可怖。

“个臭婊子!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真的活腻了,知道吗?”

王枭擦了擦米米脸颊上的血,一双虎目瞪得布满骇人血丝,“应该听说过,我折磨人的手段,让人生不如死。”

米米浑身震颤了一下,心口寒意森森。

“枭哥,饶了我吧……呜呜……枭哥,好歹我也是的女人……在身边这么多天,现在只有是我的靠山……枭哥,不能这样对我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王枭残佞冷笑,“个贱货!我早说过,若安分守己,我不会亏待。既然不识好歹,别怪我不念旧情。”

“枭哥,枭哥……我真的错了,原谅我这一次吧……我帮想办法,不让他们对付,相信我,这一次一定做得到!”

一提起这茬,王枭的怒火再度燃烧起来,又是一顿暴打,直接将米米打得瘫在地上,再难动弹一下。

她费力地伸着手,掌心已经都是血,在地板上留下鲜红的印记。

她好想逃,从这里逃出去。

不然凭借王枭的暴虐,真的会在一怒之下,毫无理智地打死她。

米米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,不禁潸然泪下。

她凭什么落得这般田地?

只因为这群人有权有势,就可以肆意欺凌她?

天理何在!!

王枭又一把将米米拽了回来,“说,我怎么惩罚?看在也跟了我一段日子的份上,而且妍妍现在也没事了,我就从轻发落吧。”

王枭对身边的几个保镖递了一个眼神。

几个保镖笑容猥琐地凑了上来,开始解裤带。

“枭哥,枭哥……”米米哆嗦地呼唤着,浑身瑟缩。

王枭冷漠地推开米米,“这是规矩!不能破。”

“枭哥,枭哥,饶了我吧……好歹我也是的女人了……真的不能这样对我……不能……”

米米伸着手,拽住王枭的腿,哭着哀求。

王枭一脚将米米踹开,“少装可怜!!拖下去!!”

几个保镖上前,将浑身是血的米米,拖入对面的房间,随后传来米米撕心裂肺的惨叫,还有她绝望的哀嚎。

王枭听着心烦,怒吼一嗓门,“特么小点声!!”

房间里果然安静了下来,再听不见米米的鬼哭狼嚎。

王枭在客厅里来回踱步,不住抓头,也想不出来一个办法,如何和陆羿辰殷凯之间化解所有误会,不牵系到枭虎帮。

还有宋秉文,那个家伙,也死死咬住他不放。

王枭想了许久,终于决定,让人将宋晴洛送回宋家,先换回自己的儿子,再和宋秉文谈判。

他救了宋晴洛,宋秉文总要还他这个人情,帮忙从中斡旋,缓解他现在火烧眉头的危机,宋秉文应该做得到。

过了许久,米米房间的门打开了,几个保镖神情饱足地走了出来,而米米整个人恍若死去了一样,瘫在凌乱一片的床上,伴着一片斑驳血色,毫无反应。

王枭现在多看米米一眼,都觉得恶心,对保镖道。

“将她丢出去!!留她一条小命,已经是对她仁至义尽。”

“是,枭哥!”

米米毫无气力地被人拖出来,意识已经浑浊不清,不知道他们要将她丢去哪里……

不过显然,她将希望寄托在王枭身上,完是最错误的选择。

“等等!”

王枭忽然唤住几个保镖,唇角咧开一丝诡异。

“现在陆羿辰和殷凯,正在满天下地找这个贱货!将她送过去,不惟一件大礼。”

王枭笑着整理一下衣领,终于拨开云雾见月明,看到了化解危机的曙光。

“枭哥英明。”保镖赶紧奉承。

王枭更加得意,一把捏住米米的下颚,将米米满脸是血的脸颊,高高抬起来。

“跟了我这么久,没干一件好事!这一次,也算为我做点什么!将来,不管落得什么样的下场,也不要怪我!要怪,就怪自己!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王枭笑了两声,“走!我们带着这个贱货,去见陆羿辰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