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f抖音app色版

午后。

会诊室。

凌然对着十几张核磁共振片,看的无比的认真。

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条件极好,就是观片灯箱都比云华用的大,凌然让人在会诊室里一口气摆出好几个,看的好不过瘾。

诊室内的其他医生也不着急,就各自小声交换着信息。

他们以前当然不是这么好说话的,作为人类群体中最自负的一类生物,没有几个外科医生愿意等着凌然的,不论是看片还是做任何什么事。

然而,外科也是对技术最为严苛的地方。

大家固然可以不理会凌然,先行讨论,但是,当凌然的意见变的越来越重要的时候,没有凌然参与的先行讨论就慢慢的显得浪费时间了。

众人还不如等待凌然发言了以后再说。自负偶尔会显的愚蠢,但自负追求的不是愚蠢。

刚刚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凌然也不啰嗦,默默的看了一排核磁共振片,再捡出三个,道“这两人合并有腓骨骨折,创伤比较重,我就不做了。这个关节炎的不适合做膝关节成形术,剩下的就交给我没问题。”

在场的医生大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

慕名而来的病人越来越多了,一部分是冲着凌然来的,还有很多是冲着医院的名字来的,大量涌入的病人,对所有医生都是一份压力。

青春的纪念册

就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里面,30几个人中,起码有20几号人是不愿意每天加班做手术的。

决定了病人分配以后,剩下的方案讨论就简单了。

凌然首先确认了做方案a的患者,与做普通跟腱手术的患者,再将剩下的几个关节镜手术的拢起来,就算是分配结束了。

方案a和普通跟腱手术,以及关节镜下的半月板成形术,本来就是确定的手术方案,也用不着多啰嗦什么。

倒是纪天禄关心的道“凌然你是凌晨来的吗?要不要先去睡觉。”

凌然看看纪天禄,张口道“314159 26535 89793 23846 264……”

他一边说,一边站起来走了一条直线。

纪天禄秒懂“好吧,我晚上再来看你的手术。”

一个能背圆周率能走直线的外科医生,应该算是智商和自控能力都在线的状态了,他也没理由中止人家的手术。

再者说,连续手术30个小时虽然痛苦,但也算是外科医生的基本操作了,天天这么来,正常人都受不了,可要是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,那就当是野营拉练了。

凌然向来是主动加班流的,他已经准备好了多支精力药剂待用,最近还有22只“衷心感谢”和“同行的赞许”的宝箱未开,自我感觉是豪富状态,很是自然的点点头,道“我觉得可以再增加些关节镜的手术,病人还是太少了。”

他刚刚学会关节镜技术,而且掌握了完美级的膝关节镜下半月板成形术,但没人知道他的技术水平如何,纪天禄也只是在凌然跟着他做了好几例助手后,才给他少量的安排了几名患者看看情况。

此时,纪天禄也不敢贸然答应下来,只是笑道“你先做跟腱,如果做的跟腱有多出来的时间,咱们再做关节镜。”

这是很自然的安排,让擅长做某个手术的外科医生持续的做某种手术,是最有利于医院和患者的,大部分时间也是有利于医生本身的。

有的医生或许做关节镜就做一辈子的——当然,成熟的外科医生的一辈子比较短就是了。

凌然无所谓做哪种手术,道“跟腱的数量也不够了,我今天准备做久一点,希望不要再断档了。”

不止是纪天禄,其他几名医生都听的脑门子抽筋。

这样的要求,对于医院来说,可以说是太政治正确了,让人反驳都不好反驳。

总不能因为人家医生想要做手术而批评吧。

这就好像是学生被老师批评你怎么把一本练习册都写完了?后面的习题我还没布置呢!

纪天禄身为主任医师,乖乖的道“我再找找跟腱断的……”

他这个就像是老师自费用私房钱送出了一本习题册一样,心情是很复杂的。

会诊室内的医生们又说了说具体的病例,到了快结束的时候,纪天禄问“凌然,听说霍从军来了?”

“是,霍主任急着参加一个会议。”

“没想到又与霍主任失之交臂了。”纪天禄说着盯着凌然,问“霍主任除了参会,再没有别的事了?”

凌然仔细思量“没了。就是约了下周回云华……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