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合法

何生这处,这一觉,他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将近睡了二十个小时的何生,醒来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那种疲乏感,因为有玉牌的缘故,何生体内的真气也得到了很好的补充。

刚从床上起来,何生看了看手机,有秦静打来的电话,也有魏德风的电话。

看了看时间,现在才早上六点半,这么一大早将电话打回去,怕是会影响别人休息。

所以,起床后的何生先洗了个澡,之后做了一份早餐,装进了保温盒里,开着车去了应康医院。

七点半,何生走进秦静所在的病房,见到秦静还很安静的睡着,何生蹑着脚步来到了床边。

在床边安静的坐了一会儿,秦静似乎是感觉到了身边有人,眯着眼睛朝着床边看了一眼,随后睁开了惺忪的双眼。

“何生?你回来啦?”秦静立马想要从床上坐起来,甚至忘了自己的伤还没好。

这么一动,秦静立马感觉伤口传来痛意,表情痛苦的躺了下来。

“别乱动,你伤口还没愈合呢。”何生帮秦静拉了拉被子。

看着何生坐在自己面前,秦静眼神里满是欣喜,她急忙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何生答道:“昨天上午就回来了,不过当时我身体不太舒服,回家睡了一天。”

学士服美女告别校园依依不舍

听得何生这话,秦静目光一紧,急忙问道:“你伤哪儿了?让我看看!”

何生笑了笑:“没事,是内伤,就是身体有点虚弱,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其实,何生自己也没有想到,那块玉牌居然如此厉害,这一次,何生强行动用双功法杀掉李文昌,虽然有老鬼传输真气,但何生的身体绝对会留下后遗症。

可让何生没想到的是,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,何生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如初,而且,比起之前,何生的实力还有所提升,距离天师五阶已然不远了。

可能是与李文昌交手的缘故,以至于何生对真气的吸收更为强烈,再加上有这块玉牌的调节,所以才出现了这种状况。

“真的吗?何生,你不可能骗我,我听我爷爷说,你…你差点就没命了…”秦静开口说道。

“真的没事,我已经好了。”何生笑着答道。

秦静嘟着小嘴,犹豫了一下,她有些小心翼翼的伸出手,把自己的手放进了何生的手掌里。

看着秦静羞涩里又透着些俏皮的模样,何生不禁想笑。

“你的伤口还疼吗?”何生问道。

听得这话,秦静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着:“还有点儿…”

“没事,过些天就不疼了。”何生轻轻拍了拍秦静的手背:“你饿吗?我给你做了早餐,你起来吃点吧。”

“好。”秦静脸上写满了幸福,轻轻点了点头。

何生搀扶着秦静坐了起来,将床头的保温盒打开。

早餐很简单,就是何生自己做的三明治,还有一杯热牛奶。

“何生,你吃吗?”秦静将三明治递了过来。

何生笑了笑:“我吃过了,你吃就好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秦静点了点头。

何生就坐在床边,安静的看着秦静吃东西。

其实,何生也说不出秦静哪儿好,而对于秦静的那种感觉,何生自己也形容不了。

但是何生记得,六年多前,自己初到江都,身上穿着粗布衣裳,像是一个乡野少年。当见到秦静的第一眼的时候,何生的眼神就挪不开了,那个夏天里穿着碎花洋裙的少女,是何生年少时第一次内心的悸动。

或许过了这么些年,秦静已经不再是那个少女。或许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纯真可爱,可何生看到她,还是回想起当初她的模样。

“何生,谢谢你。”

何生正有些失神,听得这话,他愣了一愣,有些疑惑的看着秦静。

“谢我什么?”何生笑着问道。

“谢谢你的出现,谢谢你当初治好了爷爷的病,还谢谢你保护我、照顾我。我有时候其实并不太懂事,而且…而且我…”秦静很是认真的看着何生的眼睛。

见到秦静这个样子,何生不由得又笑了出来:“这么多谢谢啊?那光是嘴上谢谢可不行啊,你得奖励点别的呀。”

“啊?”秦静小嘴微张,有些疑惑的看着何生。

见到何生脸上挂着坏笑,秦静的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。

“一个谢谢亲一口吧?”何生把脸凑到了秦静跟前。

见到何生这幅模样,秦静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,犹豫了一下,她还是将小嘴凑了上去,红着脸,轻轻在何生的脸庞上一啄。

“好了…”秦静哪儿经得起何生这么挑豆,一张脸如同火烧一样。

“就一下吗?我怎么没感觉到呢?”何生撇了撇嘴,一脸坏笑的看着秦静。

“你!”秦静气得面红耳赤,可看到何生凑着脸的样子,却又觉得有些好笑。

犹豫了一下,秦静最终还是亲了一口。

只不过这一次,在秦静的嘴巴才刚碰到何生的脸庞时,病房的门开了。

秦林夫妇走进病房,正好看到秦静亲何生的一幕,夫妻两对视了一眼,脸上挂着古怪且又有些尴尬的笑容。

“哎哟,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啊,老林,咱们还是先出去吧,你们继续,嘿嘿。”刘淑华笑了笑,推推搡搡的将秦林推出了房间。

而再看秦静与何生的表情,两人则是彻底呆住了。

“啊!羞死了!”秦静瞪了何生一眼:“都怪你,这下好了,我爸妈都看到了!”

何生哪儿能想到,这才八点钟,秦静爹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,还好只是亲了个脸,这要是干了点别的被撞见了,这也太尴尬了。

“没事啊,看到就看到了呗,咱们这两这关系,亲一口怎么了?”何生撇着嘴说道。

“那…那你去把我爸妈叫进来。”

何生有些哭笑不得,点了点头:“行行行,我去叫。”

说着,何生站起身来,朝着病房门口走去。

刚开门,何生就看到秦林与刘淑华两人站在门口,看两人的样子,似乎还在贴在门上听些什么,见到何生出来,两人立马站直了身子。

“哎哟,那个…何生啊,我们不是故意的,也不知道你回来了…”刘淑华笑了笑,解释道。

“没…没关系阿姨,你们进来吧。”何生撇着嘴说道。

刘淑华看了看秦静,又看了看何生,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笑嘻嘻的看着何生,小声的问道:“你们完事了?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