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影视污app下载破解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真是丛刚复活了,那他绑架邢太子又是几个意思啊?

他之前不是一直跟邢太子同流合污的么!

难道说,是邢太子联合丛刚玩的这出闹剧,目的只是为了跟自己的亲爹捞点钱?

关键这邢太子也不差那点儿小钱吧!

总之,邢十二已经将这次绑架定性为:邢太子跟丛刚的同流合污!目的就是为了闹腾义父,顺便捞点儿小钱!

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?只要邢太子开口,义父所有的家当都是他的!

邢十二并没有把这个发现让义父河屯知道。他知道爱子心切的义父,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。

再说了,这个复活了的丛刚是敌是友,暂时还不太清楚;而且也相当的不好对付!

现在就不奇怪为什么邢太子不肯追查这回的被绑架事件了!

……

封家的新年,依旧热闹非凡。

长发气质女神对窗浅笑唯美图片

有三个孩子闹腾的封家,想冷清都不行!

从那次绑架事件之后,封行朗再也没有提及丛刚。偶尔小儿子闹腾着要去找大虫虫,也被亲爹给呵斥住了。而且还是那种格外严厉的呵斥。

雪落再也没能打通丛刚的手机。

像丛刚再次从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!

雪落有想过去御龙城找一找丛刚的。可是每次出门,都会被邢十四跟着,怎么支都支不开他。

后来雪落听邢十四无意间说出:是丛刚绑架了丈夫封行朗,而且还狠狠的毒打了一顿……

雪落不相信丛刚真的会毒打丈夫;毕竟上次回家时,也没见着丈夫身上有明显的伤痕。她宁可相信丈夫跟丛刚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。

只是丈夫情绪上的低落,以及对丛刚的抵触,雪落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。

加上丛刚的电话一直没能打通,雪落也无法求证一些事,便只能暂时作罢。

除夕夜,雪落还是给丛刚发去了几条祝福短信。

【丛大哥,新年快乐!】

【其实天很蓝,阴云总会散;其实海不宽,此岸连彼岸;其实梦很浅,万物皆自然!丛大哥,祝心想事成!】

【丛大哥,我们一家人都很想念!】

直到新年的第二天,雪落也没能等来丛刚的新年祝福,或是新年问安。

真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!雪落暗自叹息一声。

年刚过,莫冉冉就偷偷摸摸的带上丈夫封立昕离家出逃了。

他们去了挪威的斯瓦尔巴特群岛看北极光。而且还是先斩后奏。等到了斯瓦尔巴特群岛,才给莫管家他们打回报平安电话的。斯瓦尔巴特群岛位于北冰洋之中,这座挪威海岛座落在北纬度74 线和 1线之中,是世上最高纬度的地方。每年11月到2月期间,都可以去那里欣赏到美丽的北极光

这可把雪落羡慕得不行!她也想去欣赏北极光,那只属于天堂的异色之美!

可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,是去不得那种极寒之地的。

“封行朗,我活得连大哥都不如!他身体那么弱都能去,可我却只能在家躺着!这孩子……我也不想生了!”

去是去不得了,也就只能耍点儿小情绪。

“老婆大人息怒!等三娃落地,我们一家五口一起去看北极光!那时候的北极光,一定会是最美的!”

“又玩缓兵之计吧!都这么多年了,就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!”

没去成的雪落心里各种的不舒坦,“瞧瞧大哥一家,过得多逍遥多惬意啊!再看看我,就只是个生孩子的工具!”

“哪儿能呢!就是亲夫的掌上明珠!莫冉冉那疯女人就知道瞎胡闹!等我哥身体扛不住了,她就要哭着鼻子灰溜溜的回来了!她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我哥的身体!”

这番话,还是挺管用的。

但第三天,当雪落看到莫冉冉发的那条朋友圈时,情绪就更大了。

那是一张以梦幻北极光为背景的自拍照。莫冉冉跟封立昕尖着嘴巴亲在一起。

配上的文字是:跟心爱的人、至美的景……融合在一起,此生无憾!

很好的演绎了‘生若尽欢,此生无憾’!

看着看着,雪落便落下泪来。她真的好羡慕莫冉冉跟封立昕的逍遥爱情!

自己早已经没了当年那种勇气——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!

一会儿后,雪落便止住了掉眼泪,嗅了嗅发酸的鼻子自己安慰自己:自己现在的生活不是也挺好的么?有丈夫宠着,两个孩子爱着,也已经很美好了!

于是,便发了一条评论:【玩得开心点儿。争取造个北极宝宝带回家!】

被‘冷落’在家的封团团,并没有因为亲爸和小后妈出门过二人世界而生气,反而因为没了管束,更加的自由自在。

更何况家里还有她最喜欢的诺诺哥哥在,她就更显惬意了。

……

财神日当天,封行朗竟然接到了严邦打来的电话。

约封行朗今天晚上在御龙城会面。一并有约的,还有白默。

这是严邦自失忆以为,第一次如此客气且主动的约见封行朗。听严邦的口气,像是有合作共赢的某个项目要跟封行朗商谈。

封行朗犹豫着:自己究竟要不要去赴约?鉴于严邦之前表现出来的攻击性,封行朗还是先给Nina打去了一个探口风的电话。Nina虽然不知道严邦为什么要突然约见封行朗,但她保证:最近的严邦精神状

态很好,做生意也很上心!应该不会发难封行朗的。

出于安全的考虑,封行朗将约见的地点改成了白家的度假山庄。

那里是白默的地盘儿,想必严邦也不方便乱来。没想到严邦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。

封行朗只带了邢十四前去赴约;可白默却在白家的度假山庄里安排了好多的安保,生怕上回严邦袭击封行朗的恶劣事件再度发生!

一辆奢华的典藏版银色劳斯莱斯停在了度假山庄的门廊处。

先被门童请下车的是严邦。一身做工精良的西服,微紧的包裹着他那斯瓦辛格般的体魄。

这样的严邦对封行朗来说,既熟悉又陌生。

或许正如古语所说:这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!

下车后的严邦,并没有着急走进度假山庄的大厅,而是绕到劳斯莱斯的另一侧恭敬的打开了车门。

难道那辆劳斯莱斯里还有其它人?是Nina吗?

感觉Nina还没上升到能让严邦亲自为她开车门的地位!可等封行朗看清从劳斯莱斯里钻出的另外一个人时,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了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