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专注于摄影

出车祸当场死亡的人,果然是叶薇薇。

这场事故,警察定为是意外。

对面的驾驶员根本没有违规,只能判定是叶薇薇自己的失误,开车跌下山坡。

顾若熙的眼圈红了,叶薇薇是在去妈妈的墓地时出的事,难道叶薇薇是想去妈妈的墓前祭奠?

“若熙,这件事,不用内疚。”

席初云低声安慰她。

顾若熙摇摇头,“我只是感叹,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怎么又在转眼之间,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……”

“人生在世,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生老病死也是自然规律,不要想太多。”

“是啊,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”

顾若熙咬了下嘴唇,忍住眼角的酸涩。

等到孟哲来的时候,顾若熙看到了孟哲的眼角也红着,她心头一酸,真就差点哭了出来。

“来了。”

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

她努力跟孟哲打声招呼,孟哲却站在太平间的门口,迟迟都没有勇气走进去。

“她……”孟哲的声音僵滞在喉间。

“我已经通知她的家人了,在外地,要明天晚上才能到。她在这里,也没几个认识的人,她的家人到了,人生地不熟,也就只有我们才能帮着料理了。”

“我知道,若熙。”孟哲想了下,又道。

“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,毕竟我们曾经夫妻一场。”

顾若熙看到孟哲的惭愧,点点头,孟哲终究觉得愧欠了叶薇薇吧。

一个男人,不管初衷是什么,到底还是对那个女人有了歉疚。当年那种事,不是一个人的错,是他们一起的错误。

“她在出事前有来找我,我真不该将话说得那么绝。要不是被我刺激,或许她就不会出车祸了。”

孟哲靠在走廊里,扶住头,声音沉痛。

顾若熙叹口气,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我找我来说,想要认圆圆,被我拒绝了。她还说,现在女儿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,没想到,会出车祸!”

顾若熙的眉心忽然一紧,诧异抬眸看向席初云。

“怎么了?不舒服?”席初云关切的问话,还有那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,让顾若熙心口一沉。

她忽然起身,快步走向电梯。

席初云迈着稳健的步子,跟着她。

“知道是不是!”到了电梯里,顾若熙质问向席初云。

“知道什么。”席初云的唇边,尤自挂着一抹浅淡的笑纹,不惊不愕,就好像知道顾若熙在问什么,也好像不知道顾若熙在问什么。

顾若熙暗暗咬牙,抓紧拳头。

等回到席家大宅,顾若熙直接上楼,敲响席老的房门。

席老已经睡了,被人打扰睡觉,向来火气很大,见敲门的是顾若熙,席老慈和一笑。

“小童,找爸爸什么事?”他看出来顾若熙一脸的兴师问罪。

“叶薇薇的事,是动的手脚对不对!”顾若熙直接开门见山。

“……”

席老没有回答,眯着一双浑浊的眸子,光线不明地睨着顾若熙。

“小童。”

“怎么能这么狠心!答应我了,不会对她下手,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!”

“她试图杀了!”席老的口气加重一分。

“她已经知道错了,我小心一些,不再跟她接触,放她一条生路不好吗?怎么能让一个活生生的,直接变成一具死尸!在眼里,人命到底是什么?”

顾若熙硬生生地退后一步,“当年的妈妈,当年的我,都可以退出去不顾死活,在眼里,到底什么才最重?”

“小童,听爸爸说。”

席老试图向前一步,顾若熙赶紧继续退后,与他保持距离。

“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!我根本看不清楚,这张慈祥和睦的脸下,掩藏着怎样的黑暗!”

“小童,听爸爸说,爸爸只是想保护。”

“不要说的那么好听了!谁知道心底真正想的是什么!当时说会放过她,后来又动手脚,根本不在乎我的想法!决定的事,从来都不会改变!”

就好像,他决定她和席初云的婚礼,哪怕是威逼,也要让她就犯,答应和席初云的婚事。

这哪里是父亲,根本就是一个霸权的君主。

“怎么就不懂得爸爸想要保护的苦心!”席老痛心地喊了一声,顾若熙根本听不进去,转身蹬蹬蹬跑下楼。

席初云走到席老面前,搀扶席老回到床上躺好。

他一句话不说,总是习惯沉默的,淡静的。

席老叹息一声,“初云啊,父亲真的做错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席初云回答的很平静,看不出来任何的有意见。

“小童为何就不能理解我?想想我就痛心,她可是我的亲生女儿。”

“小童只是暂时接受不了,自己身边人接连出事,等她冷静下来就会明白。她从小在普通家庭长大,接受不了大家族的复杂,很正常。”

席老欣慰地笑起来,“初云,能这么体谅小童,父亲就放心了。将来父亲走了,将小童交给,也能瞑目了。”

“父亲不要说这种话,您会长命百岁。”

席老笑着躺下,席初云给他盖好被子,才推门出去。

就在席初云出去后,席老的目光悠然冷了一分。他捂住心口的位置,赶紧在床头柜子里拿出药丸,直接吞了下去,这才缓和了几分脸色,虚弱地靠在枕头上。

等将来,他去了,席家这个深海,能容得下小童吗?

他务必在身体还行之前,给小童铺好后路。

席初云下楼去顾若熙的房间。

她坐在床上一言不发,长长的秀发垂在肩膀两侧,黑亮如漂亮的缎带。

“还在因为父亲的事生气?”

席初云笑了笑,将小菊洗好的草莓,放在顾若熙面前。

“早就知道,为什么不阻止他?”顾若熙忽然抬起脸,目光沉沉地盯着席初云。

“父亲想做的事,向来没人能阻止的了。”他说的是事实。

“那也不能纵容他做那种事啊!”顾若熙的声音,激动地拔高一分。

“若熙,我只是猜到,父亲不会善罢甘休,但不知道他会在车子上动手脚。这种事,在黑道里,比比皆是,父亲和我已习以为常,决定走入这个家庭,也要学着习惯。”

席初云的口气依旧是温和的。

“但从今往后,我不会再让遇见这种事。”

“不是不让我遇见这种事的问题,也不是我接受不了的问题。他毕竟是我的父亲,他蓄意杀人,我真的接受不了!之前我不知道也就算了,但我实在接受不了,我的父亲,亲生父亲,心里这么阴暗!”

“而且他杀了的还是……”

顾若熙抱住疼痛欲裂的头,不住摇着头,不敢再继续纠结下去。

“确实,叶薇薇可恨,做了太多让人恨的事!可她……她的遭遇我都了解,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,总是让人无奈,我知道,我这样,会觉得我太愚钝。们只是觉得铲除了一个隐患,可她……毕竟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人……”

席初云一把抱住顾若熙,用他的胸膛去安慰她的不安。

“若熙,不要再想了,这些都跟没有关系,不是的错,不要往自己的身上拉责任。”

是的,自己的父亲,越说是为了她好,她就越觉得愧欠。

越觉得都是自己的问题,觉得叶薇薇是被自己害死。

“我一想到,她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我的,我却给挂了,我的心就……好难受!我好纠结好纠结……”

席初云更紧地抱着顾若熙,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,每一下都那么的温柔……

顾若熙忽然一把挣他的怀抱,脸颊微微泛红,“不好意思。”

她尴尬地逃避着席初云的目光,转过身,背对席初云。

她的抗拒,他看在眼底,轻轻的涩然在心头。

“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,最近憔悴了很多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房门关上,她倒在床上,手机震动了两下,居然是小王子发来的微信消息。

“妈咪在做什么?”

小王子主动和自己说话,顾若熙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,赶紧回复小王子。

“这么晚了,儿子怎么还没睡觉?有想妈咪吗?”

那头沉默了,半天也没个消息。

小王子认识的字不多,会打的字也不多,估计没看懂她发的消息,她就发语音重新说了一遍。

屏幕上发来小王子的一段语音消息。

顾若熙点开,手机里面传来小王子稚嫩好听的声音。

“妈咪,真的不打算回来了吗?”

顾若熙眼角一热,捂住嘴,忍住眼泪,忍住心痛。

“妈咪会去看的。”

小王子没有回复,她就又发了一条,“乖乖听爸爸的话,乖乖吃饭,学习,妈妈爱。”

小王子还是没有回复信息。

顾若熙知道,小王子的脾气很傲娇,想来不会回复信息了。

心情沉重的难受,她就打开短信息,去看叶薇薇最后给她发来的一条消息。

“是祁少瑾,什么意思?”

顾若熙拧起眉头,咀嚼半天这句话的意思,忽然脸色骤变。

“难道叶薇薇是想说,杀了妈妈的人是祁少瑾?”

怎么可能!

顾若熙整个人都震惊了,大脑里就好像一颗原子弹爆炸,一片血肉模糊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