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app下载无限次数ios

未分类 / 2021年2月8日 /

  三人乐呵呵(或者说,应该是叶梓和安然乐呵呵)地打趣间吃完了中饭,接着三下两下将卫生打扫完毕,又把楼上楼下的门窗尽数锁好。

  环顾了一周,看上去收尾工作很是圆满。然而就在安然拉着叶梓打算出门的时候,却被顾铖叫住了:

  “安然!我觉得,你还是再打个电话试试吧,不然的话,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会再回城里。”

  “还是算了吧……”安然垂下眼帘,语气里满是失落,“上午你也看到了,打过去还是关机。”

  “其实……”顾铖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,递到安然手里,“我回来前,把工厂门口贴的号码抄下来了,一个打不通的话,试试另一个,应该不可能全都打不通吧……”

  “欸?”安然握着纸条,一脸疑惑,“你什么时间记下的?不是跟我们前后脚上车的么。”

  顾铖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抬手摸了摸后脑勺,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:“趁你们俩不注意的时候记下的,合计着应该能用得上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安然先是定定地望向顾铖,接着握了握他的手认真地说,“你说回家来拿东西是假,想让我尝试着再联系他们是真?有心了……谢谢!”

  顾铖突然被安然夸了这么一句,居然脸红了起来,有些手足无措地晃了晃眼:“你别跟我这么客气,我不太……不太习惯。”

  “是啊安然,”叶梓也走过来拉开了安然,“你就别跟他客套了,赶紧的吧,打个电话试试!如果能打通最好,问清楚什么情况,也好过你自己胡思乱想。打不通的话,也好断了你的念想,直接回家去——那就说明他们不想被你找到,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去!”

  “嗯……”安然点点头,不再啰嗦,拿着纸条走到电话旁,毫不犹豫地拨了号码。

  安然倒显得很是平静,相较之下,顾铖和叶梓却格外紧张,站在一旁紧紧盯着安然不敢眨眼。

   清新淡绿唯美系女生一双清澈双眼治愈系图片

  不多时,安然便放下了话筒,对着两人摇了摇头:“不行,还是打不通,全都关机了。”

  “晕……”叶梓扶了扶额头,有些气恼,“他们到底什么意思!你事先不是跟她说好了这个礼拜会过来的么?怎么的!故意躲你呗?哦!合着需要你的时候各种往上贴,现在知道用不上你了,连凡凡的面也不让你见了?!这过河拆桥也不带这样的吧……”

  “可能真的有什么苦衷?或者家里出什么事了……”顾铖见安然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,连忙接话,“否则那么大个公司,不可能一把手二把手全都关机不管了吧……”

  “得了!”叶梓紧接着打断了他的话,“别给那种人找什么借口了!你是没见过他们之前求安然救凡凡时候的嘴脸,现在倒是翻脸不认人了……”

  安然听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着,沉着脸也丝毫不作表态——她并不想把王雨他们想得那么坏,可现实却又赤裸裸地呈现在面前,让她进退两难。

  叶梓见安然不话,当下夺过她手里写着号码的那张纸,干脆地撕碎了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,拉着安然的手就往外走:“算了!别管了!你做到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了,以后他们的事,你别再掺和,吃力不讨好!就随他们听天由命吧,你做再多有什么用?他们根本不会领情……我们回家!‘冰清玉洁’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!”

  走了几步,不忘回头吼了顾铖一句:“走啊!愣着干嘛……你不是说还要拿照片?!赶紧拿了走!”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”顾铖全然没有脾气,连忙应着,转身冲上了楼,不多会,便“噔噔噔”地又跑下来,手里多了一本相册。再扭头看了一眼茶几上压得好好的留言条,拎起地上的一大兜水果,这才跟在她俩身后走出了门。

  锁好铁栅门,三人走出小区,很快便搭上一辆出租车,往车站行驶过去。

  一路上,安然都紧闭着眼睛靠在叶梓肩上,后座的车玻璃不知什么原因,关得不甚严实,呼呼的北风直往车子里灌。安然却感觉不到寒意,任由冷风刮在身上脸上,反而渐渐释然起来——或许是自己从前考虑得太多,活得太累,倒不如以后不管不问,别再委屈自己便好……

  叶梓兴许是怕安然被风这么一吹,感冒再严重起来,于是把她往怀里拽了拽,更加搂紧了些。

  顾铖注意到这点,脱下外套递了过来,用略带命令地口吻望着安然:“赶快披上!感冒还没好利索呢。”接着扭头对司机说了一句,“师傅,您的车窗得换一换了,这么冷的天,哪能再这么吹风……”

  司机悻悻地笑了笑,没有作声。安然接过外套,披在自己和叶梓两人身上,又往叶梓那边挪了挪身子,轻声问了句:“叶梓,好点了么?还冷不冷?”

  “不冷。”叶梓摇摇头,将外套的大半盖在安然身上,“你迎着风口,多盖点。”

  随即几个人又陷入了沉默,车子在路上飞快地行驶着。两边的树木不停地往后退着,商铺门口三五成群地围在门口,晒着太阳打着扑克,处处都是一副慵懒的气息。

  这样转了两个街道过后,车子在车站门前停下,顾铖掏出钱来递给司机,或许是看着几人吹了一路的冷风,司机竟破天荒地少收了他们五块钱,多少算是个安慰。

  进了车站,安然坚持要替叶梓和顾铖两人买回程的车票,毕竟这次好好的一个大礼拜,都因为自己的行程,给毁得一塌糊涂。

  见安然执意如此,叶梓和顾铖也不好再推脱,陪在安然身边排着队。但看着回程的票价并不便宜,两人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安,微微皱着眉头来回踱着步子。

  兴许是察觉到两人的异样,安然回头冲两人嫣然一笑:“你们不用担心,这钱本来也就是王雨留给我的,虽然没找到凡凡他们,也算用在正事上了。”

  “可是安然……”叶梓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“嗯?怎么了?”安然跟着队伍往前挪动了几步,扭头疑惑地看着叶梓。

  “你把手头上的钱全花了,今后的生活费怎么办?”叶梓的眉头锁的更深了,“奖学金还得等到下个学期才会给你……”

  “没事!”安然握了握叶梓的手,“我会想办法,大不了找个兼职,本来也就打算找个寒假工做做的。过年……我也没地方可去……”

  “可以去……”叶梓连忙接话,“我家”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就听到窗口那边传来催促的声音:

  “说话的那个小姑娘,赶紧的!后面的人都等着呢!”

  “哦!好!”安然应着,扭头冲叶梓笑了笑,“不说了,我先买票!”说着走向售票窗口。

  叶梓还想说些什么,被一旁的顾铖拉住了,只见他摇了摇头,轻声说:“随她去吧,安然这人要强的很,我们替她找个轻松点的工作,也好过直接去帮她,何况,她也不会接受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你说的有道理。”叶梓表示赞同,“还是选择她能接受的方式去帮她。真是倔……”

  两人一同望向安然的背影,心里都在盘算着,接下来的日子,怎么让安然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好意。

  安然买好了票,三人挨个过了安检,径直走向回家的大巴,踏上了归途。折腾了一天一夜,还是无功而返,安然隐隐觉得,事情还在向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展,自己却无力改变什么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有句话说得好:会让我们后悔的,从来不是做过什么,而是什么也没有做过。安然觉得,无论什么事,只要自己尽力而为了,也就没有什么好遗憾的,怕就怕,自己没有为此付出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