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福利走光视频

未分类 / 2021年2月5日 /

何天德是真不想面对这样的对手,太不按常理出牌了,他就像一直被牵着鼻子走,很多时候甚至好像他故意在配合司城玄曦似的,谨慎时,发现自己谨慎过头错过了良机,大胆时,发现自己因为不谨慎而异致惨败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?

那边何天德心事重重地向曲海峰汇报,这边内城的城门开了,荆无言带着二十个人很快进了城,城门又紧紧关闭。

司城玄曦和荆无言对视一眼,两人都是一笑。

伊洪波有些兴奋地道:“殿下,果然如殿下所料,何天德在外城驻扎,我们的火箭可一点没有浪费,几十支箭下去,四面火起,现在那何天德一定以为是天降神火,还不得气死了!”

司城玄曦微微点头,道:“这只是小胜,接下来形势更加严峻!”

伊洪波道:“不论多么严峻,我们都不怕。当年我们没有追随范将军而去,就是为了现在多杀几个西启贼寇,瓦罐不离井上破,将士难免阵前亡,马革裹尸总好过床上老死,殿下,我们不怕!”

荆无言朗朗一笑,道:“洪波,伏了一天一夜,你还不累?赶紧带兄弟们下去休息吧!”

伊洪波虽是个粗人,也知道这是殿下要和荆先生讨论军情了,抱拳一礼,大步下去了。

看着他离开,荆无言的笑意再不见了,叹了口气,道:“若是镇西军能像范家军这样,这一仗还有打头,现在这情形,不容乐观。陈东锋这些年所有的时间都用在钻营上去了,带的什么兵?”

司城玄曦淡淡地道:“当年王贵妃要的是自己人,陈东锋是王贵妃的嫡系,原本就不是靠能力得到这个位置的。现在镇西军一片混乱,也在意料之中。若不是兵部调拨的八万人马还能一看,倒真是如了司城丰元的愿。”

荆无言眼底闪过一丝怒色:“粮草至今都没有影子,司城丰元当初答应的援兵,更是子虚乌有,这外无援兵内无粮草,强敌环伺,这仗,打下来可够呛。”

司城玄曦眼睛盯着地图,道:“海安县有冀百川和三十万人马,我倒是不担心,化远县有莫朗带着二十万守着,而且地势险峻,暂时也还撑得住,咱们得守好隆息县,哪怕无粮无兵,也得守住。”

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

荆无言道:“你为什么要把冀百川带来的五十万人全调往海安和化远,隆息一个也没有留?隆息才是最危险的门户,也是西启必争之地。”

司城玄曦道:“正因为重要,所以我在这里镇守。只要破开了隆息的防线,海安与化远就被切断,三足扶持相望的局面就变成了腹背受敌的局面。我决不能让这种情形发生。冀百川带来的五十万人虽然大部分会个三拳两脚,但他们毕竟没有真正上过战场,宜守不宜攻。数量上又占了优势,即使西启想从那两个县打开缺口,应该也做不到。”

荆无言摇摇头叹道:“现在隆息的兵将最复杂,镇西军,驻军,燕军,范家军,燕军和范家军还罢了,驻军有伍俊鹏带着,暂时也没出什么乱子,可这镇西军,我都想把他们拉出来好好操练操练,一群兵油子,能上战场的没几个,偷奸耍滑的倒一大堆,领军的将领听说西启军到,尿裤子的事都能发生,你说这是一群什么怂包?”

在军中这半年,和那些底层兵士打成一片的荆无言,说话也开始粗豪起来。

司城玄曦也很头疼,不过他面上没有显露出来,这情况他早预料到了,只不过实际比他看到的更糟糕而已。像洪希明袁天庆等人,虽然是镇西军里的刺头,好歹还能打仗,也不算太让人失望,但是很多将领压根就是在这里混军饷的。战事一起,这样的将领还能不误事?

司城玄曦已经换了好几个,但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,那些将领治下的兵,也都是怂包。

司城玄曦把他们拉到战场两次,每次都会出乱子,这种情况比无粮无草还要让人头疼。司城玄曦后来斩了几个以敬效尤,情况略有好转,现在算是勉强能拉上战场了。

叫来几个主要将领进行军事布置之后,司城玄曦立刻走出营帐,因为有战事,军队没有操练,但是有时间的时候,他都会下到军营里看看军士们的状态。

这段时间他真的很忙,忙得连想云霄的时间也没有。因为在打仗,更是连云霄的消息也不知道。有时候,司城玄曦也很无奈,他偶尔会想,若是他真战死了,在战死的那一刻,他会不会后悔?天下也好,百姓也好,可他,只有一个云霄啊!

他想要全心爱护的人,却身不由己,连见面也成了奢望。

不过他也庆幸,云霄不是弱女子,即使他真的战死了,云霄一定也会活得很好,她有爱她的爷爷和娘,有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的生活,如果他死了,她能好好地活着,他九泉之下,也安心了。

这么想时,虽然心中疼如刀绞,但他硬是没有让自己不想。现在,还能疼着想着,也许过一段时间,他就连想,也做不到了。

云霄离开湖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她并没有直去战场,虽然她心中无时无刻不想早一点到司城玄曦身边去,但是她知道,现在她到司城玄曦身边,能帮到他的也有限。

这一次的战事,于东夏来说,是内忧外患,于司城玄曦来说,是腹背受敌。当初司城丰元愤恨的眼神让她明白,司城玄曦所要面对的,远不止兵少将寡而已。她叫赵雷送了信出去,请冀百川帮忙征集百济堂周济的那些愿意从军的人;又让人在各地买粮草马匹,更是让庄景澄的整支商队除了药材棉麻布匹,不再做别的生意。而药材棉麻布匹,也是只进不出。

将士打仗,必有死伤,伤者是要用药的。打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吃喝固然是大头,穿也一样重要,若是冬天到时,户部的物资还是不到位,冻也要冻死了,还打什么仗?

她做这些事很隐秘,不过云老爷子却知道了,调派了云家商号的几个人给她做助手。云霄明白,若不是牵扯到自己,爷爷是绝不会管东夏的战局的,心中很是温暖。

这段时间,司城玄曦固然是忙得脚不沾地,云霄也一样忙得连睡觉都没有时间。

她在京城做的安排已经很完善了,但是现在,仍然还需要各方调配,也幸好是她这些年的努力,商业王国根基稳固,云家商号又十分给力相助,有人可用,有财可用。要不然,光有此心,也无此力。

东夏历辰辛三十一年,西启历昊元四年,九月初七,西启征东军八十万与东夏二十万镇西军决战于燕州安唐郡隆息县,战事胶着,双方死伤皆重。但西启征东军粮草充足,兵精马壮,而东夏的镇西军疲军应战,内无粮草外无援兵,打得艰难无比。

还是司城玄曦到燕州之初就从各富户处征了粮食囤积,又令莫昌把燕州的粮仓所有粮食运来军中,荆无言的幻影门在做着同样的事,要不然,军中早就断粮了。但即使如此,军中的粮食也日渐告磬,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司城玄曦一面写信令莫昌加紧到产粮之地买粮运往燕州,一面数次偷袭西启军粮草,也小有斩获,但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,解决不了根本。

别的将军打仗国库出资,户部出钱粮,司城玄曦打仗,却全靠自己,连军粮都要自己出。这战也打得真奇葩。

可没有办法,此时燕州固然是战事惨烈,可东夏内部,同样的哀鸿遍野。司城丰元令户部没少了王金斗五十万大军的调用,对于司城玄曦这边,是完全采取不管不理的姿态。朝臣但有提出疑问,司城丰元都不予理会。

司城尚贤与司城建元虽然各怀心思,但他们有一个目标是一致的,就是打到京城,先除掉司城丰元。受之前的谣言影响,司城尚贤在派兵往京城进发时,也不忘秘密调了一支队伍去抄司城建元的后路,只不过,那支队伍还在路上,锦州那边传出不好的消息。

司城尚贤宠爱的儿子,他册为世子的司城黎明,被一伙黑衣人杀死,连司城黎明之母,也被抓走。

司城尚贤得到这个消息时,几乎晕厥,虽然之前在京城里他也有儿子,但是早被司城丰元杀了,现在这个唯一的儿子,竟然又被人刺杀。李子乾进言,世子死去,得利的人是蓝氏,肯定是蓝氏所为。

司城尚贤却摇头,他太清楚,现在的蓝芙蓉,对那什么世子之位和太子妃之位,没有丝毫放在眼里,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,即使蓝成宣,也没有动这个手的理由,因为蓝氏同样无子。所以,他断定,此事是司城丰元派人干的。

接下来的消息证实,那些黑衣人便是司城丰元暗中的势力百忍堂。


Tags :